幸福的榴蓮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19
  • 来源:日本黄色视频_日本黄页日本黄页小视频_日本黄页视频免费看

  一
  失戀的滋味我嘗過,雖不致命,但也並不是什麼好滋味。本來隻是想去南方旅行,沒出息地想著順便可以療傷,誰知道身上帶的銀子很快就花光瞭,又不想回去,於是,幹脆在南方旅途中開始找工作。我是學外語專業的,憑著口袋裡的文憑,很快在一傢做國際貿易的公司找到瞭工作,憑借專業特長在公司裡立住瞭腳。
  公司不是很大,人手又少,我做報關的同時又去下邊的工廠巡查。因為受到生存的挑戰,所以我做得格外賣力。公司專門經營手袋出口的業務,下面有幾個加工的工廠。因為努力,很快我就獲得老板的信任,並在不久後就被老板派往下面的工廠做不定期巡查。
  第一次去郊區的一個工廠,廠長姓杜名言,穿著臟不拉嘰的牛仔褲,一頭漂亮的齊肩長發倒是打理得很幹凈,頗有幾分雅皮的韻味。
  午休時,他和下屬一起在辦公室裡吃榴蓮。我一進屋便被榴蓮沖鼻的怪味熏得倒退兩步。杜言用牙簽挑瞭一塊榴蓮的肉遞給我,我連忙後退,如臨大敵,捂著鼻子問,這是什麼東西?杜言毫不掩飾地嘲笑道,不會吧?你連榴蓮都不認識?怎麼做我女朋友?屋子裡的人"嘩"地一聲笑翻天,聲浪能掀開屋頂。
  我有些窘,其實我是第一次見到杜言,想不到他這樣出言不遜,可我不能太小傢子氣,特別是我還需要他的配合,否則我無法完成工作。看到杜言一臉的壞笑,我硬著頭皮說,我最愛吃榴蓮瞭,把榴蓮的肉放進嘴裡,皺著眉頭吞下去。
  那是我第一次吃榴蓮,卻是食之不知其味。過後跑到街上,扶著墻,膽汁都吐出來瞭,眼淚鼻涕一大把。一抬頭,看到杜言就站在旁邊,微笑著看我,溫柔地遞過來一張紙巾。
  二
  一天中午下班後,公司裡隻剩下我和另外一個女同事小梅,吃完飯我們正討論香水的味道和時裝的款式時,杜言來瞭,俊朗的外表,手裡卻不相稱地提瞭一個塑料袋。我看瞭一眼,心中"咯噔"一下,不會又是拿榴蓮來瞭吧?看著他熟絡地和小梅打招呼,然後把手裡的東西塞到我的懷裡說,留著慢慢吃吧。我如臨大敵,趕緊推出去,一邊笑道,無功不受祿。杜言定定地看著我說,小小禮物,你何必這樣拒人於千裡之外呢?我冷笑道,無事獻殷勤,非奸即盜。杜言惱怒道,說什麼啊,小小年紀,尖牙利齒,早晚會有人收拾你。他蹲下身把塑料袋放到我的寫字桌下面,揚長而去。
  他一走,小梅雀躍地起身打開那層層包裹的寶貝,原來是一隻醜陋無比的榴蓮。小梅泄氣地坐下來說,我還當是什麼好東西,原來是一隻榴蓮。
  我掩住嘴偷偷地樂,其實我早就猜到瞭。
  午休過後,同事陸續回到辦公室,有人聞到榴蓮的怪味,尋根索源,一直找到我的寫字桌底下。我在心裡恨恨地罵杜言,這回可把我害慘瞭,送什麼不好,偏偏送這麼個臭東西,待會兒老板來瞭非發脾氣不可。我想不出把這東西藏到哪裡好,急得出瞭一腦門的汗。
  讓我想不到的是,我的同事之中有很多人喜食這種又醜又怪的水果,他們不大一會兒工夫便瓜分完畢。老板來瞭,深深地嗅瞭兩下鼻子,什麼也沒說便回瞭辦公室,我才把一顆懸瞭半天的心放到肚子裡。
  可是不大一會兒,老板的女秘書邁著優雅的步子過來找我,說老板讓我去一趟,剛剛放下的心立刻提瞭上來。
  果然,老板沉著臉說,以後別把這種味道較大的東西帶到辦公室裡來。我有嘴說不清,隻能連連點頭稱是。
  三
  我沒有指著杜言的鼻子罵他,已經是給他天大的面子瞭,可是他得寸進尺,隔三差五便送來一個臭榴蓮,放到我的寫字桌下面,也不管我願意不願意,有時候他會說是路過,順便上來看看我;有時候他什麼都不說,一聲不吭就走瞭。
  結果他每次來都讓我心跳過速,緊張萬分,不知道把榴蓮藏到哪兒好。杜言送來的那些榴蓮倒是便宜瞭我的同事,大飽口福。但卻害得我每次在同事們吃完榴蓮之後,忙著開窗通風換氣,然後噴灑空氣清新劑,忙得一頭汗不說,還要擔心老板罵我。
  有一天,去下面分廠剛回來,就發現辦公桌的下面有一包東西,那天剛好在下面的廠子受瞭氣,一看見那包東西就知道是杜言送來的。氣不打一處來,趕緊開窗換氣,賭氣想把榴蓮從窗口扔出去,小梅不讓,撕扯間碰掉瞭窗臺上的一個小花盆,隻聽樓下"哎呀"一聲,聲音大得滿樓人都能聽到。小梅嚇得花容失色,我也是臉色蒼白,這要是出瞭人命,可不是蓄意謀殺嗎?我們倆面面相覷,不知道怎麼辦才好。關鍵時刻還是小梅,臨危不亂,處變不驚,她說,還不下樓去看看?
  一語驚醒夢中人,趕緊跑下樓,一看被砸中的人剛好是杜言,額角已經被花盆的瓦片擦出瞭血,他捂著額頭,疼得呲牙咧嘴,看見我氣喘籲籲地跑下樓,指著我半天才說出話來,你想謀殺親夫啊?
  一看是他,我心中的石頭落瞭地,惡狠狠地回言,你還好意思說我,都是你送的那隻榴蓮惹的禍,擱又沒處擱,放又沒處放,吃又不好吃,你也不想想,給我添瞭多大麻煩啊?
  杜言說,還有心情在這兒擠兌我的不是,快點送我去醫院啊!我忍不住笑出來,對杜言說,你去買張彩票,說不定會中獎,這可是萬分之一的幾率啊。再說瞭,你這點傷還值得上醫院?杜言指著我笑罵道:你這個小丫頭,真……真氣死我瞭。
  四
  本來杜言隻是擦破瞭皮,去醫院擦點藥,包一下也就完瞭,可是他堅持要住院治療,理由有兩點,第一,如果因此得瞭破傷風,英年早逝,對人民對父母沒法交待,得不償失;第二,如果帥哥因此變成瞭醜男,與漂亮妹妹擦肩而過,更是損失巨大。另外住院治療期間的醫療費由我承擔。
  這完全是一不平等條約,我氣鼓鼓地說,抗議,這是你單方面的協定,合約無效。
  杜言誇張地叫,你還講不講點人道主義?我都這樣瞭,你還在這兒無理取鬧。
  我被他氣得說不出話,幹脆不理他,瞎耽誤工夫,遲到瞭要扣獎金的,於是氣鼓鼓地趕回單位上班。
  我打定主意不去,可是快下班時,一遍又一遍地收到杜言發來的手機短信,我不回。後來他便幹脆打我的手機,我不接,鈴聲便不依不饒地一直響,同事們都用怪怪的眼神看我,到後來,我索性關掉手機。小梅問我是誰,我沒好氣地說,是放高利貸的。
  第二天一上班,同事維安就說老板找你,我聽瞭嚇一跳,回顧瞭一下,近來好像也沒犯什麼錯啊。進瞭老板的辦公室,老板說,昨天下班後想跟你要公司下面分廠的一個數據,打你手機,發現你關機瞭,以後註意一些,公司給你配備的手機是工作用的,不要隨便關機。我聽瞭唯唯諾諾地找借口,說昨天剛好手機沒電。
  出瞭老板的辦公室,心中憤憤然,一天沒開手機居然會挨老板的批評,真是老天都不幫我。開瞭手機,一條一條的短信,大約有十幾條,都是杜言這個混蛋。他說快來醫院給我送飯,否則我就快餓死瞭。沒辦法,隻好給他回瞭一條短信,在醫院的一樓餐廳自理,我沒有這個義務。
  沒過兩分鐘,緊接著又收到杜言的手機短信,他竟然威脅我,再不去醫院,就到公司找我。
  越想越有氣,但也真的怕他來公司和我糾纏。下班後,氣鬱難平地沖向超市,和雞鴨魚肉有仇似的,買瞭一堆,惡狠狠地扔到鍋裡煮湯,然後送到醫院。
  杜言正倚著床頭,戴著耳機聽音樂,搖頭晃腦的樣子,一點都不像受瞭傷的人,我看瞭氣就不打一處來,努力平靜下來說,杜言,以後請不要再給我打電話瞭,就當我求你瞭,你沒完沒瞭地騷擾我,讓我怎麼在公司裡混下去?你真是太自私瞭。